彝族阿细人祖祖辈辈男女老少爱好摔跤,摔跤能手层出不穷,一代跤王中有一位名字叫龙文才的,人们说他:跤场上是个跤王、工作上是个模范、战场上是个“英雄”、家里面是个孝子。龙文才,1928年3月生于红河弥勒西三镇土木基村,其祖辈、父辈个个身材魁伟、肌肉发达,是远近闻名的“摔跤大力士”。在家庭的熏陶下,龙文才从小就喜欢摔跤,经常与小伙伴们在村边、地头、放牧场摔跤。有文记载云:龙文才12岁那年,在一个摔跤场上摔败了年纪比他大10岁、身材比他高一个头的成人对手获得“大元”(冠军),令人刮目相看。

在苦练跤技的同时,龙文才努力学习文化知识,希望有一天成为文武双全的摔跤能手。20世纪40年代末,中共云南地下党在弥勒西山地区成立了“一支人民的军队”,开展斗争,龙文才毅然弃跤从戎,于1949年2月加入中国,担任“边纵”第三游击大队的副指导员。之后,他又被任命为省立西山二小的校长,直到1958年被调到省体工队,才又开始专门从事自己心爱的摔跤事业。

1958年5月,龙文才被派往北京体育学院专学国际摔跤理论和技术。当时有位叫马宗清的山东人,曾两度在全国摔跤比赛中登上冠军宝座,人称“山东虎”。他听说云南边疆居然冒出一条“龙”,比试心切,提出一定要与龙文才比试比试。龙文才泰然应战,连连使出彝族阿细人摔跤的抱腿绝招……结果争斗十几个回合,“山东虎”始终没有占到一点便宜。

1959年4月,龙文才到上海参加国际摔跤锦标赛,获得73公斤级第三名;同年9月,他参加全国第一届体育运动会,比赛中,将彝族的抱腿跤技与国际上常用的攻防战术有机结合,最终登上自由式摔跤中量级冠军的宝座,成了云南省第一个全国摔跤冠军;同年他还荣获一等跃进奖,被国家体委授予“国家运动健将”称号获国家运动健将称号;次年被评为云南省劳动模范;1960年被评为省体委先进工作者、全国卫生新闻体育先进工作者和全国劳动模范;1982年被国家民委和国家体委授予少数民族传统体育改正奖。

龙文才深知民族体育是民族文化的重要表现形式和载体,体现各民族的精神特质,各族群众除了能够感受赛场上的激情和精彩,也能促进各民族相互了解,了解彼此的生活方式,了解彼此的思想文化,最终找到共同点,促进各民族文化的交融。在其执教于云南省摔跤队时,经过他创造而包括一系列动作的“云南抱腿”,全国闻名,比赛时外省人一遇云南跤手,教练总是大声地提醒自己的队员:“注意‘云南抱腿’!”,为了宣传云南摔跤,扩大其在全国的影响,同时让外省人对云南跤手的素质刮目相看,龙文才在繁忙的训练和教学工作之余积极研究云南摔跤,1959年撰写出《云南民族摔跤基本形式及基本特点》等论著,将云南的摔跤技能、特色提升到理论的高度,引起了国家体委、国家民委等部门的关注,最终被认可——隆重地为其颁发了优秀作品奖证书。他本人也成为国家级高级教练。

龙文才认为,摔跤运动是一项对抗性很强的运动项目,运动员要在激烈的对抗中取胜,必须具有强大的肢体力量,灵活多变的娴熟技能,反应敏捷的头脑和一定的实战经验,因此,他对摔跤队的训练极其严格。笔者曾听到其家乡弥勒西山的很多人说,过年过节龙文才也会领一些运动员回到自己的家乡土木基村,在家门口的场院上继续训练,且训练争分夺秒,连抬木甑去灶锅里蒸到饭被蒸熟这么一点的间隔时间也会被用来训练。有好几次,因指导训练过于专注,竟然忘记了灶锅里还蒸着木甑,飘出煳臭味的时候,龙文才才想起来……在龙文才执教的20余年里,在他和其他教练的共同努力下,云南摔跤队始终保持着昂扬的斗志,赵云祥、龙富忠、龙国兴等15位队员在全国性的摔跤比赛中均获得不同级别的冠军。其中的哈尼族跤手高文和,还在第二十四届奥运会上获得第四名。

1985年起,龙文才担任云南省摔跤协会主席。他特别重视家乡摔跤后备人才的培养工作,支持弥勒西山民族中学、西三中学等多所滇南学校被命名为“省级传统体育(摔跤)学校”。因此,这些学校获得了大量的训练器材,体育教学的条件大大改善。不仅如此,差不多有9年的时间,龙文才不顾山高路远,经常带着高文和等省队名将来辅导民族地区的“娃娃兵”。据不完全统计,仅西山民族中学、西三中学两所学校,就为红河州体校和省体工队输送优秀人才80多名。其中,龙富金、潘树祥等4人成长为全国的冠亚军,童贵禄、童贵兰等10多人成长为省级的冠军。龙富金从西山民族中学到省体工队训练一段时间后,进了四川队,在国内赛场连连问鼎74公斤级自由式摔跤冠军的宝座,1990年,成了参加第十一届亚运会的中国体育代表团的一名运动员。

龙文才认为,跤坛“百花齐放才是春”,因而十分重视摔跤运动的普及和摔跤爱好者跤技的提高。他经常带省队的队员翻山越岭到农村,无偿地手把手指导青年人摔跤——这样的情形,在20世纪70年代初,笔者目睹过两次:一次是在西三镇的诺糯,另一次在西一镇的三家,一起来的省队队员有龙国兴、赵云祥等名将。

龙文才为云南的摔跤事业呕心沥血,积劳成疾,不幸于1994年去世,享年66岁。弥勒家乡的各族人民和全国关注跤坛发展的不少有识之士,不禁为之悲痛,扼腕叹息。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