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日报9月14日北京电(记者 魏晓昊) 北京安定门一体育馆内,一群中国式摔跤爱好者在一起训练切磋,热闹非凡。这样的场景即便是在几个月前也没有间断。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他们的训练被迫从室内搬到了户外,在公园的一角吸引着路人的驻足观看,不时还会传来几声叫好。

中国式摔跤是以摔的技术为主体的,起源于徒手武术中的一门专门技术。它是中国武术中的踢、打、摔、拿四大主技之一。

据“跤坛老将”胡万年介绍:“现如今,喜欢中国式摔跤的人数在日益增长,但传统技法流失较为严重。他个人只能将掌握的技法和训练方法尽可能传承下去,也算对得起祖辈的教诲。”截止目前,他收下的学生有50人左右。

62岁的胡万年,从6岁开始跟随师傅练习中国跤,2016年创办育人跤社,2017年当选中国民族跤委员会委员。胡万年为了给学生们创造训练条件,在自家楼下“就地取材”,带学生们摔起了“广场跤”。胡万年说:“因为条件有限,平时只能带领学生在自家小区的空地上练习,几乎是免费的。但这样的露天环境,让很多学生家长望而却步。”

一名学生家长王荔枝说:“一次偶然的机会,孩子接触到了中国跤,一下就爱上了这项运动。我们充分尊重了孩子的选择,一直跟随着胡教练训练至今。中国跤带有传统文化底蕴,孩子在强身健体的同时,也能获得面对挫折的勇气。”

今年28岁的杨帆,跟随胡先生练习中国跤已有两年的时间。她说:“像我这样练习中国跤的女孩子比较少,平时从事艺术雕刻工作,练习中国跤是为了弥补运动的不足,同时也被传统的跤场文化所吸引。”

中国式摔跤以我国几千年摔跤运动实践为背景,文明性强,注重跤场礼仪,讲究场上“宁失一跤、不伤一人”,“凭功夫赢人”,场下“点到为止”,规则上“严禁使用致伤、致残、伤害对手的反关节动作”等,是我国宝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2021年全运会已恢复设置了该项目。

2020年5月17日,北京西三旗公园,学生们在教练的带领下排队训练。中国日报记者 魏晓昊 摄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