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感谢所有照顾我的人,尤其是那些在终点冲到我身边的人,还有延庆的医生和护士们。”

记者了解到,意外发生后,我国滑雪医生1分钟就赶到伤员身边进行救治,伤员随后送至北医三院延庆医院,针对其严重的开放性、粉碎性骨折进行手术,手术十分成功。

在奥布莱恩就诊当天,一位奥地利运动员也因伤就医,接受手术。事后,医生们收到奥地利奥委会官员现场致谢以及盛情邀请——疫情结束后,相聚奥地利一同滑雪。

2月7日,在高山滑雪女子大回转项目比赛中,美国选手尼娜·奥布莱恩不慎摔倒在地,接受我国医疗保障人员的施救。

近日,奥布莱恩在社交媒体上介绍了自己的情况,并向中国医护道谢。“由于开放性腿骨骨折,我在昨晚接受了外科手术,接下来将回家康复。我想对所有照顾我的人说声谢谢,尤其是那些在终点冲向我的人,还有延庆的医生和护士们。”

记者了解到,来自北医三院延庆医院、北京积水潭医院等多家医院的医务人员参与了奥布莱恩的救治工作。

北京冬奥会高山滑雪医疗队医疗官梁学亚介绍,2月7日下午4点左右,奥布莱恩在接近终点线摔倒、翻滚,积水潭医院创伤骨科医师、滑雪医生、副医疗官郭祁仅用1分钟就穿过终点区赶到伤员身边。雪道上,受伤的运动员非常痛苦,左膝弯曲,医疗队给予止痛、下肢夹板固定,救援船将其迅速转运到竞技运动员医疗站。之后,积水潭医院创伤骨科医师李宇能迅速检查伤口,包扎止血,并向运动员的队医介绍了病情。10多分钟后,救护车将伤员转运至延庆赛区定点医院北医三院延庆医院。

延庆冬奥定点医院首席医疗官、北医三院创伤中心主任周方介绍,患者伤情较为严重,为开放性、粉碎性骨折。医护团队与运动员的队医进行充分沟通后,对奥布莱恩进行了手术。手术持续一个多小时,非常成功。

7日中午,一名运动员在男子滑降比赛中摔倒,冲出赛道触网,积水潭医院滑雪医生孙旭、运动医学科医师李旭对其进行了治疗,随后,该男子在延庆医院接受进一步检查。

就在为奥布莱恩进行外科手术的同时,一名奥地利选手在训练中受伤,经检查发现为开放骨折,为防止发生感染,医护人员也对其进行了手术。那一天,医疗团队一直工作到次日凌晨5点。

周方介绍,从1月20日进入闭环至今,延庆医院已接诊冬奥会相关人员140人次,进行了5台手术,成功抢救了一例生命垂危的涉奥外籍人员。

周方:这个姑娘是在7日下午送来的。她的伤情比较严重,出现了开放性伤口,断的骨头直接从小腿肌肉里扎出来了。

开放性骨折最怕的就是感染。医疗人员先对患者进行了伤口处理、抗感染处理,然后拍了片子,发现腓骨和胫骨均为粉碎性骨折。我们制定了三个手术方案,与对方的队医进行沟通,他们选择了手术时间最短的方案。

我负责整个保障团队的指挥调度,在指挥中心通过5G网络进行指导,手术由北医三院骨科大夫吕扬主刀,过程很顺利,一个多小时就完成了。患者在医院住了两天院,对治疗效果也很满意。

周方:骨折比较严重。但我们日常接得很多,一些车祸伤比这更严重,所以医疗技术上没有任何问题,手术也很成功。

周方:在给奥布莱恩做手术时,一名奥地利雪橇运动员因练习时前臂骨折被送来。一开始他们队医觉得只是普通骨折,打石膏就行。我们接诊后,拆了夹板发现胳膊有两个小口子冒血,就让等一等,担心是开放性骨折。通过进一步器械探查,发现确实是开放性骨折。奥地利的队医是骨科医生,我们跟他沟通之后,他没有犹豫,说一切交给我们。我们对伤口清创后进行了手术。那一天,医疗团队一直工作到次日凌晨5点。

周方:解剖复位,手术很成功,队医看了术后片子说手术做得完美。奥地利奥委会主席还亲自来向我们致谢,和吕大夫合影,邀请我们疫情结束后去因斯布鲁克聚餐、滑雪。

周方:从一线到后备,我们一共准备了108人。闭环内医生接诊病人,闭环外的专家会通过5G视频等方式参与会诊,根据前方的需求往闭环中派专家。

我们是24小时待命,一般早上8点开始工作,闭环内和闭环外通过5G视频查房交班。冬奥的赛事安排,白天高山滑雪,晚上雪车雪橇,不比赛的时候运动员也要训练,随时可能发生受伤的情况。这期间,其他冬奥相关人员也会有医疗需求。有的医生可能24小时连轴转,还是比较辛苦的。

周方:关注赛场上的伤情,看有没有人摔了,如果运动员站不起来,马上做手术准备。救护车把人送过来也就二十来分钟,而我们是按照直升机转运的速度准备的,直升机飞来只需要6分钟。病人来之前,我们的医生已经等着了。

周方:冬奥会高山滑雪发生损伤的概率高达15%。就像这一回,一开赛就来了两个严重开放骨折,给我们一个“下马威”。冬奥会赛事保障非常考验救治水平和反应能力。我们一直都在为此做准备。

习出席庆祝香港回归祖国25周年大会暨香港特别行政区第六届政府就职典礼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