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明刘成菊一家每况愈下的一项数据是居住面积。2003年才力去世时,寡妻孤女住着81平米的房子。为给女儿做扁桃体手术,刘成菊把位于艳粉街的房子卖了,换成单位附近42平米的房子。目前,她们住的是大东区的回迁房,36平米。

两张床,两个柜子,一个炕桌,占据了大半个房间,母女俩在小屋里经常相互摩擦。“有时姥姥会来,那时屋子里很挤。”尽管如此,才巾涵还是希望姥姥来,“姥爷不在了,她自己呆着会难过。”

刘成菊动起了卖掉房子的主意,“大不了我们娘俩租房住,我在举重队时养成的习惯是挺得住就挺着,挺不住也得挺着。”运动员式的乐观时常出现在刘成菊身上,谈到丈夫才力,她眼角就浮起笑意,“我从不后悔跟他结婚。”

有过田径运动员艾冬梅卖奖牌的先例,刘成菊也想卖掉“荣誉”补贴家用,可丈夫的奖牌在婆婆那里,她只有一个18年前亚运会选拔赛的冠军奖杯。她说,在一个奥运冠军遍地的国度,这样的荣誉不值钱,有人出2000元,她没舍得卖。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